最新报道

未来的机器人世界是什么样?

2022-06-13 13:43:05 admin

许知远:非常期待和二位交流。我一直对新一代创业者很好奇,他们应该怎么去面对一个新的世界?如何被更高速的科技所驱动?如何应对全球正在发生的这些剧烈变化?据说你们俩都是89年出生的,2008年上清华、还是同班同学,你们怎么对一个外来者描述你们的公司?
邵天兰:我们叫梅卡曼德机器人Mech-mind,Mech其实是mechanics里机械的部分,我们做的事情就是给机械设备加上传感知,让它们有规划决策能力。我们的产品形态有高精度的传感器、工业软件,让机器人看到的世界是三维的,能够分辨它所看到的东西种类、位置、形态等等,然后做出决策。
这样说有点抽象,打个比方说,像咱们从超市里买了一筐货、希望机器人能帮我一件一件的取出来、扫码。如果机器人没有眼睛就没有识别能力,只能重复固定动作,这个事就干不了。而我们的工业级传感器和软件,能让机器人从一筐散乱的物体里面一件一件地把它取出来。
陶芳波:我们公司叫做心识宇宙,英文名叫Mindverse。我们跟天兰的公司一样都有一个Mind在公司名字里,我们是把Mind和Metaverse这两个词融合到一起。
当元宇宙这个概念起来的时候,大家把它看作一个虚拟世界。但我们看到元宇宙的时候,认为它是一个数字生命和人能共同生存的地方、一个新的社会场所,或者说是新的社会底层构建。在这个社会里,我们需要人工智能能够更加接近人的方式去思考,有自己的情感和主体性。我们认为这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技术问题可以做。
所以我们公司心识宇宙做的产品和技术,就是在探索有没有可能把脑科学、认知科学这些其他学科理论来帮助现在的人工智能,从功能性走向上让人工智能具有思维意识、有人的灵性,使得它成为元宇宙里面可以跟人类共同存在的新实体,打造人类和人工智能共存的新社会。
许知远:我们几年前说的机器人还很遥远,而现在好像已经慢慢进入了家庭生活。人们可以跟微波炉说话、跟扫地机器人说话。甚至我前段时间看了石黑一雄写的《Klara and the Sun》(《克拉拉与太阳》)——那个小说很可爱,每个小孩都特别孤独、机器人成为他的玩伴,陪伴他成长。你们设想过未来的机器人世界是什么样子吗?机器人能多大从程度替代人类做的事情?
邵天兰:我们还在机器人发展的第一阶段,现在还是把机器人当工具。比如说,我们在制造环节、物流环节其实有非常多枯燥、辛苦,甚至很危险的工作,主要还是由人在做。这些工作实际上就限制了人类社会整体而言、大家的生活水平。我们现在希望能够做出更好用的工具,有一定的智能性帮助人类完成任务。至于说跟机器人交朋友的事情,还得看芳波。
陶芳波:人工智能这件事情在大众眼中可能觉得他好像是同一件事。但其实从真正从业者的角度来讲,你会发现它有很多不同的模块——就像一个人,他可能有高级智慧、情感欲望的部分,也有作为一个角色完成任务的部分,是不同的角度。
2012年,我们从本科毕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就是深度学习第一次证明可以在物品识别,物体识别这件事情上(机器人)能够超过人类的水平了,这套技术的产生使得大家对于AI有了一个巨大的期待。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讲,这个期待就是入门的点。从天兰的角度来讲,他让机器人可以去更好的完成任务、解决具体的问题。那我的选择是说,让AI变得更有灵性、更有情感。


首页盛煌
赢咖5
联系主管